是的,我來除草了。

早上就要去...我想想,第四次產檢了。在人生各方面大洗牌之後(喔,不,不是離婚再婚什麼世間情),我已經懶得向這個世界說明什麼、表達什麼,偶爾情緒來了也只對著 twitter 吼個兩句,更別說是翻出鍵盤寫 blog 了。昨天這個時候,親愛的 POE 問我「欸,你這胎都沒紀錄對不對?」,傲區!好像有點不公平。

於是我打開 blog,結果,他媽的連帳號密碼都忘記了。順勢開了 AdSense,竟然累積了70鎂啊,各位!請繼續用力地把每個無聊的廣告熱情地按下去吧!XDDD

然後,我開始發呆。

在準備好迎接這個新生命之前,還有些事情,我必須要好好告別。去年初,誓不再生的老闆終於決定要再來一隻,身為一個腦波弱的閒妻,大概也就反抗了三秒,隨便提了個「請先生把小指指甲剪掉」這種無聊的要求,然後就在白色情人節跟避孕器先生揮手告別,迎接內射無阻(欸,是著床無阻吧)的戰鬥時光。

moon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