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的,我來除草了。

早上就要去...我想想,第四次產檢了。在人生各方面大洗牌之後(喔,不,不是離婚再婚什麼世間情),我已經懶得向這個世界說明什麼、表達什麼,偶爾情緒來了也只對著 twitter 吼個兩句,更別說是翻出鍵盤寫 blog 了。昨天這個時候,親愛的 POE 問我「欸,你這胎都沒紀錄對不對?」,傲區!好像有點不公平。

於是我打開 blog,結果,他媽的連帳號密碼都忘記了。順勢開了 AdSense,竟然累積了70鎂啊,各位!請繼續用力地把每個無聊的廣告熱情地按下去吧!XDDD

然後,我開始發呆。

在準備好迎接這個新生命之前,還有些事情,我必須要好好告別。去年初,誓不再生的老闆終於決定要再來一隻,身為一個腦波弱的閒妻,大概也就反抗了三秒,隨便提了個「請先生把小指指甲剪掉」這種無聊的要求,然後就在白色情人節跟避孕器先生揮手告別,迎接內射無阻(欸,是著床無阻吧)的戰鬥時光。

很幸運的,不出兩個月就冰崩冰崩了。

去醫院第一次的超音波照不出來,記得那時候摸禮還開心的以為我們要去醫院挑嬰兒回家了,沒看到嬰兒也沒看到超音波,讓期待當姐姐的她好失望。等了兩個禮拜吧?得到一個小小胚囊的照片,「找到了,在這,很小呢~」當年接生 Molly 的醫生說「那兩個禮拜後再來看看有沒有心跳。」

結果,開始出血,兩個禮拜後醫生說胚囊萎縮了,我在診間忍不住大哭。一邊哭一邊強裝鎮定地選了塞藥結束懷孕,腦子裡上了滿滿的「我為什麼會在這裡」的彈幕,聽著藥師說明什麼時候要開始配合服用子宮收縮劑,感覺整個世界向我壓縮而來,好荒謬。

最糟糕的是,你以為只有生產有全餐,結果他媽的流產也有全餐。

妹妹說「我以為你很勇敢,不會哭。」,我從來沒有勇敢過,那只是你們以為的樣子。

麻醉醒來,回家,傳個訊息跟好友報平安,「乖喔,都過去了,不怕不怕。」她回我。親愛的 POE,我好像還沒跟你說過謝謝,謝謝你認識我沒多久就陪我走過這一段,讓你守了不少秘密,擔了好久的心,真是不好意思。太太我愛你啊!

整理心情和身體花了大半年,終於又在去年底看見兩條線。我都想摸我自己的頭,好好稱讚自己「唷,你很努力了吶!」wwww

幹。

黃小琥高唱相愛沒有那麼容易,老娘告訴你們懷孕也沒有那麼容易。孕吐、出血、安胎然後再出血再安胎,醫生終於笑著說「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了喔!」的那個禮拜還噴了大血塊去了急診,看到胎兒還在子宮裡蹦跳的時候,我跟老闆都鬆了好~大~一口氣。

這段時間,我一直一直面臨著可能再次失去生命的情境,連要不要告訴朋友家人都再三琢磨,我不想面對她們貌似比我更難過的表情。

(啊結果我還是折磨了 POE 哈哈哈哈)

寫到這邊有點愛睏,而且我明明要告別去年的寶寶,怎麼變成敬 POE 了,好謎啊!!

那補一下去年底,約莫懷孕三週發現時,只有通靈者才能看得見的神奇驗孕棒吧~XDDD


創作者介紹

來,聽阿罵說故事。

moon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arshmallowpoe
  • 一直cue我只好登入來留言了啊啊啊
  • 竟然還記得帳號密碼!!

    moonyeh 於 2016/04/21 02:1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